刺青

美国同学颇爱小小的刺个青,隐隐约约,也是一景。我目光过处,仿佛看到有人刺了个汉字,定睛一看,果然此君竟刺青一个“出”字在右臂上。这个“出”字的字形其实很有画意,怪不得美国同学喜欢。而且这个字也很有意境,在白种人皮肤上异动着一枚“出”字,挺挑逗的,这应该也是他们要的效果吧。

此君发现他的“出”字刺青吸引了我的目光,显然很高兴,大概完工之后,尚未遇到知音。我对他略比一比大拇指,表示赞赏他的品味。他很乐的挤挤眼,开始捲另一只手臂的袖子,看起来另一臂也有刺青要秀给我看。

等他捲好袖子把左手臂转向我,我一看,左手臂的对等位置上,刺的是另一个汉字,“事”字。

我起先三秒钟倒觉得刺个“事” 字,也很耐人寻味,字形也很漂亮。可是等次君得意的把左右两臂排在一起,我一看竟湊成“出事”二字,当下忍不住笑出声来。

懂中文的,大概绝对没胆子在身上咧咧刺下“出事” 二字,一副等着被车撞的气势,也难为此君在茫茫汉字里能选中这两个字。

《LA流浪记》 ,蔡康永,58~59页。

做人还真的是要清楚地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该做什么。如果不清楚,那就三思而后行吧!为什么要因为别人做了某件很前未的事情,自己就急着要跟,要去做呢???花一点时间,弄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做什么,比赢了跟风比赛来得重要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books/书呆子.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