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4

恩爱

厕所外的阿公, 拎着不搭配的粉红色的包包, 静静地站在女厕外等着。 厕所内的阿嬤, 如厕后紧张地找 口中喃喃含糊说的不知道什么。 若不是一道墙之间的有心人, 他会继续耐心地站在厕所外等着粉红色包包的女主人, 她会继续慌张地找厕所内忘了放在那里的粉红色包包。 这就是大环境给他们的缘分, 许许多多有心人把他们带回彼此身边, 让他们继续能紧紧地手牵手走。

Posted in scribblings/随手感想 | Leave a comment

分享:一包饭

李邪 恶女论 剧场恶女,过气DJ,身患末期镜头恐惧症。 我住的地方,因为是老区,除了风情万种,还会遇见一个印度老汉。他衣衫破烂,肮肮脏脏,已经在神游状态,一直傻笑。我经过他,他好像在叫我要什么,可是呢喃太小声,我也不肯定。然后,另外一个壮丁经过他。我看见壮丁很懊恼,不断打发他走。 约一个星期后,我去遛狗,又见到他盘坐在组屋楼下五金店门口边。一样的神游,一样的傻笑,一样的流浪相。反正我要去买晚餐,突然就萌起,哎,也给你买一份吧。回来时,他却不见了,问五金店的老板娘,她却很紧张,反问我,你给他买吃的啊?哎呀,千万不要啊!她很焦虑嘱咐,不行啊,不能啊,否则他会一直缠着你的,这个人是酒鬼,喝了酒就失心疯,会乱来的,记得不要啊! 我正在想,多出来的这包饭,可以给谁?(其实也不难,我们那里,餐风露宿的流浪老人也不少。是的,不要怀疑,不要给我烂数据,因为,新加坡是有有有穷人的。) 这时,五金店的老板娘身边,站着一个印度老妇和一个弱智女孩。她说,这是那个酒鬼的老婆和女儿,不如你给他们好了。我很高兴,就给了。她们却似乎不太明白缘由,也傻傻看着我。 五金店老板娘跟着解释,她们才感激收下。我看了那个弱智女儿多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竟有点担忧。也许是社会新闻看多了,也许是女性课题做多了,也许是老板娘那句“他喝多了就失心疯”,如果,如果,她因为弱智,无法自保对抗,那到底谁能保护她呢? 离开时,我一直回头望,一直担忧着。本来,不就是多买一包饭的举手之劳,竟变成纠结的不简单。于是,我想,好吧,那在最无力的情况下,试试发愿吧。。。您不要笑,呵呵,笑个屁啊,不然当下要怎么样?于是,集中念力,发愿她们安好。 哦,我叫你不要笑,写到这里,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有点好笑,哈哈。诶,可是,谁知道呢? 本来,那包饭是买给他滴,结果,冥冥中的强大盘转,误打误撞,阴差阳错,却给了也许,反而,此刻最需要这包饭的她们。 不要低估,冥冥中的正面力量啊啊啊。我开始有点明白因缘这两个字了。有因,只是起头,还要有缘。缘,成熟了,该发生的,自然会完成,甚至和你计划的不同。 下次,但愿,还有下次。下次,如果是你,你会做什么呢? 但愿,还有下次。 剪自:i周刊,No.847, 95页,2014年1月 23日。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