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2

收藏:自作孽

自作孽 (2012-03-08) 爱尔兰在房地产泡沫化后自食恶果。 城中眼 张曦娜 这两个国家在不长的时间里上演的经济兴衰闹剧,被形容是“人类金融史上史无前例”的疯狂怪事,叫我读得目瞪舌结,疑幻疑真。 席卷全球的美国金融风暴之后,日子仿佛未曾真正风平浪静过,动不动以数千亿,甚至数兆美元为单位的欧债危机宛如幽灵一般,阴魂不散,一下子说已经纾困,一下子又说紧张危急,时不时在你我身边晃过来又晃过去。 对于大多数和我一样的财经外行人而言,什么是“欧债”都没能完全搞清楚,一知半解下,心情却不时受那天文数字般的“欧洲主权债务”影响。时不时被提醒着:明天不会更好,因为未来充满“不确定性”。活在当下,惶恐不安仿佛已成常态。 谁说不是呢?算一算,所谓的欧债危机已进入了第四个年头。究竟这来自欧洲的庞大债务是怎么一回事?那几个曾经风光过的欧洲国家为何突然都变成穷光蛋?这背后掺杂着的是什么? 近日常和朋友分享的是一本看似游记,却是讲述欧债风暴的专著《自食恶果》。此书是我看过的较有趣好看的财经书,即便财经门外汉如我也可以读得津津有味。 不同于一般财经书,作者麦克·路易士 (Michael Lewis)的叙述手法虽纪实却诙谐,书中没有数据、图表,轻松的文字,幽默的行文,牵引着读者一边看一边发出微笑、苦笑。 路易士曾担任所罗门兄弟债券交易员,写过多本畅销书。他在书中扮演旅人的角色,游走于五个欧债关键国之间,说的却是读来荒诞不经的金融故事。路易士在旅 程中采访当地官员、金融界人士、小市民等各路人马,从中采集资料,再以其金融专业的视角看个别国家的债务危机。深入浅出说了这一轮债务大风暴的来龙去脉。 路易士笔下的希腊人靠着借贷来的钱财过着轻松懒散的日子。为了加入欧元区,以便取得低息贷款,希腊政府甚至在账目上大做手脚,以达到加入欧元区的标准。过去偶尔听说企业公司做假账,读了此书真是大开眼界,原来连政府也会做假账。 我对冰岛与爱尔兰楼起楼塌的故事特别感兴趣,而这两个国家在不长的时间里上演的经济兴衰闹剧,被形容是“人类金融史上史无前例”的疯狂怪事,叫我读得目瞪舌结,疑幻疑真。 以渔业起家的冰岛,近年来却视出海打鱼为苦差,由于看到华尔街生财有道,也对金融业充满憧憬。于是冰岛人纷纷弃“渔”就“金”,并认为自己有“天生优 势”,以“纵横全球的金融野心”向全球金融业界横冲直撞。有好几年,冰岛人“都在从事后来造成大祸的投机活动”。金融业给冰岛带来短暂的财富后,那些被形 容为“银行体系在人类史上最快速的扩张”的冰岛银行,终究将冰岛推向破产。当冰岛三大银行轰然倒闭时,冰岛老老少少每人身上背负了33万美元的亏损。 路易士告诉我们,冰岛的银行也借钱给冰岛人炒股和炒房地产。走一趟冰岛之后,他发现冰岛人的账户上有“奇奇怪怪的外汇投机”,这些投机让他们蒙受数百亿美元的损失。 爱尔兰从发迹到破落的过程也真够传奇。这个曾经被称为“欧洲最穷国家”的地方,自90年代起经济发展突飞猛进。有人形容,在“不足一代人”的十几年间,爱尔兰就风光无比的走向“欧洲最成功的国家”。 可爱尔兰的“经济奇迹”并非来自脚踏实地,而是来自不断膨胀的房地产泡沫。当爱尔兰房地产泡沫化,房价从高点暴跌后,那些放贷的银行都遭受惨不忍睹的亏损。爱尔兰政府为了拯救银行,接受了欧盟等组织的庞大欧元纾困,这意味着银行业债务已悄悄转移到爱尔兰人肩上。 我一边读,一边思索着书中某些段落:“爱尔兰的房地产热潮像是一个恶性循环的谎言,因为它已经涨了很久,所以大家都不怀疑。也因为大家都不怀疑,所以会 继续涨上去。爱尔兰房价一旦摆脱租金行情的节制之后,可就海阔天空任翱翔。”“爱尔兰的暴发户可能真的创造了一个庞氏骗局,但却是个让自己也受骗的老鼠 会……” 读着《自食恶果》,读出的是个畸形的时代,尤其畸形的是,我们大多数人都不甚了了的金融体系。我为爱尔兰人感到悲哀,“爱尔兰 人答应承担这些债务,把这当做爱尔兰人的义务。两年来,他们都在这个难以承受的重担之下努力劳动……”我还感到悲哀的是,原来一旦出现发财的机会,哪怕是 假象,人们还是绝不反顾,一头就栽了进去。这不就是老祖宗所说:人为财死……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收藏:无稽之谈

无稽之谈 (2012-03-09) 成龙(左)身边常有美女,很多故事由此而起。 ● 韩山元 大凡传言的原始版本都是平淡无味,传话的人就加盐加酱,传到最后,苍蝇就变成了大象。 开门见山 大家都知道“无稽之谈”的意思,但与“无稽之谈”意思相近的“耳食之谈”就很少人讲。耳食之谈的意思是用耳朵当嘴巴吃东西,比喻没有经过思考轻信传闻的话。 最多耳食之谈的领域毫无疑问是娱乐圈,耳食之谈在娱乐圈有另一个名词叫“八卦新闻”,之所以有那么多“八卦新闻”,首先是人类普遍有一种偷窥心理,尤其 爱偷看名人(特别是娱乐圈的明星)私底下在干什么。其次是跟这个圈子特殊的生态有很大关系,大大小小的影视明星歌星,谁不希望自己名声远播?名字不亮的希 望快快亮起来,已经很亮的希望更亮,像十五的月亮还不够,最好是比太阳更光。 另一方面,音像公司、电影机构都希望自己旗下的明星大红特红,所制作发行的音像产品能大卖特卖,所以就要千方百计,搞各种促销花招来吸引公众的眼球。 正常的事情吸引力不够大,不正常的事情最好,因为有轰动效应,如果没有这种事情,那就动脑筋编造。 好多年前,中国电影明星艺术团来新加坡访问,演技优异的潘虹也来了,在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她:“潘小姐,听说你跟丈夫离婚了,有没有这回事?”潘虹当时冷冷地说:“这个问题跟我演戏没什么关系。”后来我们知道那是传言。 另一回,有记者问一名台湾歌星:“××小姐,你结婚了吗?”她嗲声嗲气地回答:“哎哟,这个问题怪难为情的,当然还没有啦,你要不要介绍一个?”一名记 者马上说:“你的丈夫不是×××吗?”这位娇滴滴的小姐马上说:“我是说今年还没有结婚耶。”引爆现场一片笑声。其实,对那名台湾明星的话不可认真,关于 她还有很多传言绯闻,有些只能当耳食之谈。但是,不可否认的,正是由于很多这种耳食之谈,这些明星才不会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 中国是个 “盛产”传言的大国,有些传言并非空穴来风,有些则完全是耳食之谈。由于社会各个领域,尤其是政治领域的透明度不足,小道消息就大行其道。我们不时听到 “盛传”某某党政领导人的儿子利用老子的权势地位经商谋取暴利,某某官二代的子女大做无本生意赚大钱。前些时候还盛传某某高官的亲属与走私大王赖昌星有说 不清的关系。最近则有关于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种种传言,说他受王立军事件的牵连,已经辞职下台。不久前还有盛传江泽民逝世。很多传言是“事出有因,查无 实据”。 这种编造故事的风气也曾在写作圈子出现,曾经有个小有名气的中国作家写《李光耀传》,这名作家也真的是个“坐家”,他坐在家里写《李光耀传》之前没来过新 加坡,更没见过李光耀,然而他的胆子很大,想象力更是超凡,居然写李光耀小时候,母亲教他唱客家山歌。很多上了年纪的新加坡人都知道,李光耀生长在一个讲 英语和马来语的家庭,父母都不跟他讲客家话,更别说教他唱客家山歌了。这只是其中一个故事,还有好多由这名“坐家”编造的故事,让人读来笑掉牙。 大凡传言的原始版本都是平淡无味,传话的人就加盐加酱,传到最后,苍蝇就变成了大象。有些传言是有点根据的,问题在于传言者夸大其词,与事实距离越来越远。传言的传播者有一种心理:我知道的事情你不知道,你看我的消息多么灵通,这就有一种优越感和满足感。 有些传言被查明是无稽之谈,当然不可信,然而,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间的一种情绪,以及对某某明星的看法,这种情绪的存在却是真实的。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