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1

Season of goodwill

e-Central Sunday January 9, 2011 Season of goodwill MIND MATTER By RAJA ZARITH IDRIS If Christmas is the celebration of the birth of Isa (Jesus), a prophet respected and revered in Islam, is it so wrong to wish a blesse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犬子的微笑

犬子的微笑 (2011-02-07) ● 六六(作者为作家、《蜗居》编剧,来自中国安徽,1999年来新) 四合院 以蔡美儿家世的荣耀(她父亲毕业于麻省理工,她毕业 于哈佛法学院)和她的骄傲,她一定不能容忍女儿进入除茱莉亚音乐学院以外的学校。但我不晓得蔡美儿是否知道,茱莉亚音乐学院的练琴房,窗户是封闭的,原因 是尽量减低该校学生高自杀率…… 最近有位华裔母亲热门登上华尔街日报,她的“中国式妈妈”教育法引起世界范围内对教育的探讨,她还出了 一本书,名字叫做《虎妈的战歌》。我在网络上搜索了一下,主旨是说:严格到几近苛刻的教育,是保证孩子成功的一半。孩子在小时候是不懂得选择的,一切行为 应由家长为其负责。 蔡美儿有十大家规,包括:1、不准夜不归宿;2、不准参加学校的小组娱乐活动;3、不准参加校园演出;4、不准抱怨 没有参加校园演出;5、不准看电视或玩电子游戏;6、不准擅自选择课外活动;7、不准有科目低于A;8、除了体育与戏剧外,其他科目不准拿不到第一;9、 不准练习钢琴及小提琴以外的乐器;10、不准不练习钢琴及小提琴。 蔡美儿的大女儿是学钢琴的,今年18岁,到了进大学的年纪。以蔡美儿 家世的荣耀(她父亲毕业于麻省理工,她毕业于哈佛法学院)和她的骄傲,她一定不能容忍女儿进入除茱莉亚音乐学院(The Juilliard School)以外的学校。但我不晓得蔡美儿是否知道,茱莉亚音乐学院的练琴房,窗户是封闭的,原因是尽量减低该校学生高自杀率。 我的 这个信息来源于我的一个韩国学生家长。她当年以韩国小提琴大赛第一名的卓越成绩,被国家奖学金送到茱莉亚音乐学院深造。在此之前,她前景一片美好,每个人 都恭贺她是“未来的柏林爱乐乐团或维也纳爱乐乐团的首席小提琴师”。 等她进了茱莉亚音乐学院以后,才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因为能够进入 这所学校的学生,不仅仅是优秀,简直是疯狂。当她以每天15小时练琴的残酷折磨自己的时候,发现还有人每天练18小时;更悲伤的是,她还发现有人不需要练 琴,就能在看一眼琴谱以后,默诵着拉出来。 她本科毕业以后,都拿不到一个面试机会,接着上硕士,再接着上博士。在博士毕业后,她结婚生 子了,从此再未拿过小提琴。她作为音乐教育博士,甚至不愿意教自己的孩子拉琴,原因是忍受不了音乐的噪音。 什么叫成功?什么叫卓越?郎 朗、李云迪这样的,算优秀的音乐家吗?我敢打赌在未来的音乐史上,他们的名字永远不会超过莫扎特、贝多芬或者李斯特。 这位母亲,你对功成名就的定义是什么?要怎样苛刻地训练孩子,才能让她们为了不辱家门而活着? 家长和老师的责任是什么?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 问题。我们是教给孩子们现有知识,还是教他们探求知识的方法,保持他们学习的热情,让他们自己去探索未知世界?我相信,牛顿、达尔文、莎士比亚、达芬奇能 有如此的成就,肯定不是为了满足母亲的虚荣心而获得的。而我更相信,这个世界上,能够成为领袖并篆刻进历史簿的人,占不到人类总数的百分之零点一。绝大多 数人,不过是平凡人。 做一个平凡人,是一件很丢脸的事吗? 如果他身心健康,性格开朗,禀性善良,有健康的爱好,有妻 儿老小,我觉得,这就是成功的人生了。 最近李资政的一句话,深得我心。他说,孙子若非从政料子,徒丢李家脸。这句话是典型的华族家长表 达爱意的方法,言下之意是:孩子,你喜欢什么,你就去做吧,不必背负家族的厚望。你的人生,你做主。 我大大方方承认:我对孩子的要求很 低。我从不要求他背负我的期望,完成我未尽的事业。因为我的理想,我自己已经实现了。我的人生,每一天都是我选择的。在不经意间,因为喜欢,我坚持着,坚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