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0

香港“金牌监制”邓特希:剧本不要侮辱观众智慧

香港“金牌监制”邓特希:剧本不要侮辱观众智慧 洪铭铧 (2010-11-23) 以港剧《壹号皇庭》系列和《妙手仁心》闻名而被称“金牌监制”的邓特希说,故事不要侮辱观众智慧,先考虑它是否合情合理,才在戏剧性上加工。 50岁的邓特希是在新电信mio电视安排下接受本报专访。记者向他反映,本地剧近期经常引来观众恶评,不知他本身写故事有何秘诀,对此 他说:“我个人的想法是,故事不要侮辱观众智慧,也不要忽略细节,不要想当然,大前提是它是否符合情理,然后才去考虑其戏剧性和娱乐效果。 邓特希出身无线,上世纪90年代炮制出《壹号》系列和《妙手》等剧,特色明显,包括以纯音乐代替主题曲,多在酒吧取景,中产角色的谈吐 内容,对白精警等,都甚具时代感。他也经常监制自己的编写故事的剧集。 《壹号》一共拍了五部100多集,是无线史上最长的系列剧。《妙手》是他在无线的最后一部作品,堪称成功谢幕,由于它很成功,所以无线 过后把它发展成三个系列。邓特希也如伯乐一般,捧出一大批后来当上阿哥阿姐的优秀演员,如欧阳震华、陶大宇、吴启华、林保怡、宣萱、蔡少芬、陈慧珊等。 新电信mio电视推出的《法网群英》和《上海滩之侠医传奇》,是邓特希离开无线后监制的两部剧。两剧不约而同都有吴启华与苏永康演出。 《法网》的阵容还有陈秀雯和陈启泰,《上海》则有蔡少芬、王杰和钟欣桐。 逐一谈和各演员的合作经验 请邓特希逐一谈和各个演员的合作经验,首先从吴启华开始。吴启华几年前因被媒体爆出他在中国召妓,人气大受影响,至今未 恢复先前的受欢迎度。邓特希说,他和吴启华是朋友,他知道吴启华在中国召妓事件是误会,他并没这么做,也觉得传闻对他有影响。吴启华现在的状况是因为他个 人野心不大,加上婚后有女儿,更重视家庭生活,而对剧本严挑慎选。 至于苏永康在台湾服摇头丸而被勒令强制戒毒事件,的确对他有所打击,但苏永康后来已改变生活方式,最近更与死党组成 “The Big Four”巡回演唱,重新受到观众欢迎。邓特希说,相对于吴启华较适合演绎冷静、理智的角色,苏永康的戏路更宽些,可以尝试轻松戏剧,走亲切路线。 陈秀雯在邓特希的剧中演过律师,后来她转型演坚强师奶,大受欢迎。邓特希笑说,他选角没有考虑转型不转型的问题,只要觉 得适合就可以。他说陈秀雯与吴启华有个共同点,就是演戏特别投入,听他们念对白,他有时会入戏到忘了喊“cut”。 谈到《法网》另一律师陈启泰,他虽然长期主持,但演戏水准让邓特希觉得“意外”之好,尤其陈启泰能冷面演出轻松戏,也颇 适合知性的角色。 蔡少芬回无线后再受瞩目。邓特希说她以前演医生时非常努力,专业用语背到纯熟,相信以她的实力,有望上到最顶,不过要看 能不能遇上好的剧本。 钟欣桐客串演出《上海》,邓特希说她也是态度认真的演员,但欲照案过后要重新出发,不能只靠她自己,也要看能否在大环境 找到好机会。 当邓特希听到《上海滩之侠医传奇》要在本地播出时,惊讶地问:“真的吗?”原来这部剧他在6年前已制作完成,发行公司一直拖延发行,却 没给理由。《上海》能重见天日,邓特希相当意外,不过他强调,发行拖延绝非因为作品质素不佳。 与新搭档合作《侠骨仁心》,效果不理想 邓特希承认有偏爱的班底,如吴启华、苏永康、吕颂贤等,原因是大家互相了解,能做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他提起当年与报业传讯合作的失败之 作《侠骨仁心》,虽然有梁朝伟、钟镇涛、关咏荷、冯德伦等新搭档合作,但出来的效果却不理想。 他说:“电视工作比电影紧逼,一开拍就没时间沟通或研究细节了。” 问他几部剧捧红一代阿哥阿姐,看到有时演员不自爱或不幸闹出负面新闻,前途尽毁,他心里有什么滋味,他很谦虚地说:“我倒觉得是我幸 运,说不定是人包戏,是演员帮到我呢!” 《联合早报》 (编辑:徐培木)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吹捧

这是一篇转载自《早报》的文章。身边就常有这种人的出现。 吹捧 (2010-11-20) ● 自力 心里话 平常人活在尘世,相互之间交际应酬有一定的客套;彼此拍拍肩膀恭奉几句,有时确是生存共处的必要。我不把那叫做吹 捧。 我讲的吹捧是:张嘴的自个儿暗起鸡皮疙瘩,周围的旁听者觉得恶心想吐,倾听的对象却陶醉得忘了自己姓啥。 什么样 的人需要这样的吹捧呢? 一个正派,踏实,真诚,谦逊的人,是不需要这种吹捧的。这样的人需要和珍惜的,反而是他人恳切认真严厉的异议、 批评及反对,以求克服难免的错误与偏差,突破自身的片面与局限,思索和探究更多的可能。有时连非善意的诋毁攻击,也能有一定的提醒告诫之积极作用。 这样的人中,不幸常有挨欺遭压,身处逆境者。他们需要的不是吹捧,亦非偏袒;而是公正的支持,深挚的鼓励。 需要我讲的这种吹捧的,我想是某些把名声地位权势看得高于一切、大于一切、重于一切的人物。他们之中好像还可略分几类。 有些心知自己是老几,却横下心来把脸打肿。这种胖子脸除了自己得死充硬充,当然还需要靠别人火热捧场,使劲吹气。你酸的甜的半句“哇,真了不起!”他/她嘴上“哪里,哪里!”(相信也不会把你 的话当真),心里可感激你够意思,懂门道,认你为胖子游戏的伙伴哥儿们。 有的恐怕已经嗜捧上瘾,自己的“聪明本事、成就影响”之虚实真假已经朦胧恍惚,不用再扪心了。胖子脸的打跟吹,已从半遮面的辛劳变成了赤裸裸的享受。在妩言媚语的麻醉迷幻中,但见他/她精神特别抖擞,容光格外灿烂, 笑声越加轰亮,还通常禁不住自我锦上添花一番,直到脸皮都要爆裂为止。 对了,还有这样的人。他们由衷就确信自己的天赋、才能,乃至野心、手段等等都是无与伦比的。认为名声地位权势这些东西都只是自己愿意不愿意要而已。但觉得不自我肯定和接受仰慕,就对不起自己,也辜负了众人。你也许半礼貌半自谦地一句“真得向您学习!”他/她会认真看你一眼,心想“哦,这个人还有点见识和眼光”。如果进一步认为你用得着,靠得住,说不好还会赐你一个效劳和表现的机会呢。 我想的不一定对。读者们应该有不同的想法。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Branding ~ 品牌塑造

I passed by an amusing scene recently. Watching the passing scenery from the bus, I saw this old-school shophouse seafood restaurant setting the mood for Mid-Autumn Festival by decorating their restaurant with lanterns. On a second look, I almost burs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ights | Leave a comment

Convenience ~ 方便

A classmate retaking the exam for a module she took last semester asked a question that had me scratching my head in confusion. She asked the teacher, “Ma’am, why did you all decide to change the textbooks for the student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cribblings/随手感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