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0

收藏:她以为她爬到了

她以为她爬到了 (2010-05-26) ● 黄向京 咖啡座 她们真的已经到了吗?撇开这一层层物质的衣裳,她们还剩下什么? 三十几岁的她穿着Lanvin一件式典雅黑衣裙,手挽着Hermes黑色Birkin包款,款款地坐在城中一家名厨餐馆里,一脸自信地谈着最近公关公司刚签下的大客户。 听说我要去巴黎公干,她马上列出一两家非去不可的明星餐馆,大幅度扬手叙说着她与未婚夫四处旅行时对美食的沉溺。那只大概有三四卡拉的钻戒在面前摇晃着,当然会听到她那位真命天子的条件背景,任职金融界的,在我印象中头微秃的法国中年男人。 不知怎的,我想起她刚出道时身上的野性气息,总爱穿显性感的吊带衣裙等,言辞也颇大胆,仿佛情场老将,语录包括:“别找意大利男友,他们只会把钱花在自己的身上,而且你还得当他的妈”…… 在拼命跻身“上流社会”的过程中,她的衣服越穿越密实,而且言行举止装得像淑女。不变的是:在她的眼中,人生仿佛是一张张物质的清单,长长一串,从高尚住宅区到商务舱,每打一个勾,就距离目标近了。买一件美衣,舍得付四位数,因为当作“投资”可以穿很久。好像生命中的所有东西,从事业到爱情,跟包包一样,都可以标上价格。 当然,物质的成功是最容易衡量,也最容易看见、追求的。一生穷困潦倒的画家,尽管多有才气,死后画作如何天价,都不是可以向往的人生。二三十岁年龄层女子中,这种炯炯有神的双眸越来越多,她们当中一些自以为已经爬到了她们一心攀取的社会身份与地位。 她们真的已经到了吗?撇开这一层层物质的衣裳,她们还剩下什么? 不由想起电影《香奈儿的情人》(Coco Chanel & Igor Stravinsky,华文译名连音乐家名字都隐去)中的可可·香奈儿。她在孤儿院长大,靠着富有工业家情人的资助才开了自己的高级时装店,成功跻身上流社会。享受名成利就,身边不乏名流围绕的香奈儿还是爱才的,从小穷得没机会学钢琴,她把流亡巴黎的落魄作曲家伊戈尔·史特拉文斯基一家大小安顿在巴黎郊外的豪宅。女人有此慷慨大气的,非常罕见,但却换来自尊不堪受损的作曲家情人出言刺激她只是“卖布的,不是艺术家”。香奈儿“吐气”的方法是以“卖布”的钱来匿名资助“卖豆芽”的《春之祭》演出季。她坚持这样做,是为了自己。我成功,你也成功。 香奈儿另两句关键的台词是“我不会因为你而生病”;“我不是你的情妇”;一扫卑微的出身,展示了从事业到爱情,以致整个人生都不可或缺的独立自主自给自足的精神。这让香奈儿不只在时装设计史上留下名字,在女性史上也不容漠视。 香奈儿不只是爬到了,她还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标竿,后继无人…… 作者电邮:huangxiangjing@hotmail.com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Wedding Emcee ~ 婚禮司儀

Recently, a few of us was discussing funny happenings by wedding emcees. One had this to contribute: A wedding where the groom was waiting for the bride to enter. Standing beside the bridegroom, the wedding emcee want to say, “Dea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scribblings/随手感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