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0

Seven reasons Woods’ apology worked

Seven reasons Woods’ apology worked Mon, Feb 22, 2010 The New Paper TIGER Woods’ apology on Friday may not have impressed everyone. Some felt that the world’s No 1 golfer went along expected lines while others felt that he shoul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HAPPY NEW YEAR!! ~ 新年快乐!!

ROAR! the tiger is coming! :D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scribblings/随手感想 | Leave a comment

收藏:老鹰

老鹰 (2010-02-02) ● 王嬿青 内外 生活中,才华平庸却能呼风唤雨者,公司里,业绩平平却能居高位者,一定得有些老鹰的本事。 从西藏回来的摄影师朋友,带来了神圣的香格里拉。在众多的影像里,最引人瞩目的是他千辛万苦拍摄到的一组老鹰。 那些瞬间捕捉的老鹰,无论是站在悬崖边上时刻警惕着的,还是在蔚蓝天空中凌云振翅的,静止的照片都无法抵挡老鹰慑人的阴森恐怖。神秘纯洁的高原蓝天,和老鹰的阴险凶猛格格不入却又相得益彰! 不喜欢老鹰,准确说是不喜欢他自然而然成了英雄的象征。美国星条旗下不见怒吼的雄狮,是老鹰回眸的鹰钩鼻子;西藏布达拉宫也不见威猛的老虎,亦是老鹰展翅高飞的飒爽英姿。他凭什么成为英雄? 英雄是正义,坦荡,是飞蝶扑火! 老鹰,除了闻着血腥而去,吞噬死尸之外,所有的冷静沉着,老谋深算,出其不意,判断准确也就是叼个小鸡小兔的本事;他徒有伟岸英姿却从不敢和虎豹豺狼一决雌雄,除了欺凌弱小就是不劳而获,犀利的目光和锋利的爪子只是包装他内心的怯懦和怕输罢了。小人一个,算不上什么大丈夫!而遗憾的是大丈夫只能活在浪漫的历史文学梦里,听一声项羽”天之亡我”,还得遇上司马迁才能成为“不以成败论英雄”的千古绝唱。 事实是阴险的老鹰们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你看他挥舞着巨大的翅膀飞得高飞得远不是为了搏击,而是为了静静地在森林的竞技场里盘旋观察,哪里斗得你死我活便是他准备全力出击掠夺成果的最佳时机。参与竞争的终于两败俱伤,弹尽粮绝,一瘸一拐想打道回府时,千里之外的老鹰就能闻到奄奄一息的血腥味。可怜的野兔可能没有输给小老虎,却成了老鹰的嗟来之食。 事实是凶残的老鹰们是真正懒惰的怯懦者。 说好听是他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说难听是害怕参与竞争,因为他技不如人,知道自己根本没本事在光明磊落的竞争中接受失败。于是他选择用另一种生存方式:首先他必须看起来很残暴,凶神恶煞,望而生畏;其次他也必须百毒不侵,有强大的免疫力,什么腐尸烂肉吃下去都没事,不会生病。你可能不耻他的行为,他反笑你可能在下一场战争中一命呜呼。他就这样不必也不屑参与竞争而能立于不败之地,安安稳稳地坐稳第一把交椅。最后他还找到了连勘察目标都省去的安详地:拉萨 ,因为那里有天葬,心安理得地坐享其成! 事实是阴险凶残的老鹰们是真正的现实主义者。 他们彻头彻尾不带任何浪漫色彩,激情梦想滚一边去,奋斗创造也懒得理会,在他们眼里虎豹豺狼只是一群无脑的傻瓜。冷静老道的老鹰懂得自然界的最终法则:当然要大多数人去争去斗,少数人只要等着掠夺就行了。浪漫主义必然死在现实主义的手里。 什么英雄,无非是强盗而已!强盗就强盗,何必把他看作英雄! 生活中,才华平庸却能呼风唤雨者,公司里,业绩平平却能居高位者,一定得有些老鹰的本事。 老谋也会失算,威风凛凛,德高望重,站在蓝天白云间俯视一切挺好,偏偏他看上一条蛇,才抓住升上半空,蛇将他团团盘住,重重地摔在地上。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