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0

是否有那麼一首歌?

是否有那麼一首歌,讓您喜歡它的MTV旁白過與歌曲本身呢?如果讓我選擇,那梁文音的《我不是你想像那麼勇敢》會是我的答案。因為MTV的旁白,真的很精采,差一點兒就把歌曲給蓋過了。。。或者說得狠一點,是已經蓋過了。在此分享。 梁文音《我不是你想像那麼勇敢》﹝MTV中的對白﹞ 廣播人員:各位旅客您好,這裡是服務台失物招領中心,有旅客在第七月台尋獲笑容兩個,在博愛座上尋獲良心一枚,尚待領取的還有友誼、恐懼、單純,請遺失的旅客盡速至本處取回,若遺失時無人認領我們將全數移至過期倉庫儲存 梁文音:你好 廣播人員:你掉了什麼啊 梁文音:我掉了勇敢跟堅強 廣播人員:沒有喔!不然留一下你的電話和姓名,我幫你廣播一下 梁文音:喔 男:不好意思,我的擁抱掉了 廣播人員:那你要不要再去找一個新的啊 另一男:小姐 我的夢想 廣播人員:又是你啊沒有人撿到你的夢想 女:請問有人撿到童年嗎 廣播人員:這種過期的東西我們通常都會直接丟掉喔 戴眼鏡男:請問有沒有人撿到愛情 廣播人員:那邊的垃圾桶裡面有一些一夜情你要嗎? 另一女:小姐 我的初吻找到了嗎? 廣播人員:我不是跟你說過沒有人找到嗎?這麼想要的話那我的給你好了 帶毛帽男:小姐 廣播人員:什麼事? 帶毛帽男:小姐你的笑容掉了 廣播人員:那你有撿到嗎? 梁文音:請問我的勇敢跟堅強找到了嗎? 廣播人員:還是沒有人找到耶 廣播人員:不然我再幫你廣播一次好嗎? 梁文音:謝謝 廣播人員:親愛旅客您好這裡是服務台失物招領中心,有一位旅客梁文音小姐,他遺失了勇敢和堅強,這兩樣物品對他來說非常的重要,若是你撿到了請你趕快送到服務台來,因為他不是你想像的那麼勇敢 梁文音 《我不是你想像那麼勇敢》﹝歌詞﹞ 詞/姚謙 曲/陳威全 有時候太堅強 笑容卻填不滿眼眶 越是想要隱藏 歌聲就唱的更響亮 直到入到心底最深處 喔~ 你不要追問我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yrics | Leave a comment

離婚酒店

這是我從朋友的博客中讀的一篇蛮有意思的文章,在次與眾分享。 他和她結婚整整10年了,夫妻間已經沒有任何衝動與情趣,他越來越覺得自己對她幾乎就是一種程式與義務,他開始厭煩起了她,尤其是單位新調進了一個年輕活潑的女孩,對他發起了瘋狂的進攻,他突然覺得她是自己的第二春,經過再三考慮,他決定和她離婚。她似乎也麻木了,很平靜地答應了他,兩個人一起走進了民政部門。 手續辦得很順利,出門後,兩個人已經是各自獨立的自由人了,不知為什麼,他心裏突然有種空落落的感覺,他看了看她:“天已經晚了,一起去吃點飯吧。” 她看了看他:“好吧,聽說新開了一家‘離婚酒店’,專門執行離婚夫婦的最後一頓晚餐,要不咱們到那兒去看看。” ­ 他點了點頭,兩人一前一後默默地走進了離婚酒店。 ­ “先生女士晚上好。”二人在包廂剛坐下,服務小姐便走了進來,“請問兩位想吃點兒什麼?” ­ 他看了看她:“你點吧。” ­ 她搖了搖頭:“我不常出來,不太清楚這些,還是你點吧。” ­ “對不起先生女士,我們離婚酒店有個規矩,這頓飯必須要由 女士點先生平時最愛吃的菜,由先生點女士平時最愛吃的菜,這叫‘最後的記憶’。” ­ “那好吧,”她理了理頭髮,“清蒸魚、溜蘑菇、拌木耳,記住,都不要放蔥薑蒜,我先生……這位先生他不吃這些。” ­ “先生呢?”服務小姐看了看他。 他愣住了。結婚10年,他真的不知道老婆喜歡吃什麼。他張著嘴,尷尬地愣在了那兒。“就這些吧,其實這是我們兩個人都愛吃的。”她連忙打起了圓場。 ­ 服務小姐笑了笑:“說實話,到我們離婚酒店來吃這最後一頓晚餐,所有的先生和女士其實都吃不下去什麼,所以這‘最後的記憶’咱們還是不要吃了吧。就喝我們酒店特意為所有離婚人士準備的晚餐——冷飲吧,這也是所有來的人都不拒絕的選擇。” 她與她都點了點頭:“那就來冷飲吧。” ­ 很快,服務小姐送來了兩份冷飲,兩份飲料中一份淡藍一片,全是冰渣;一份滿杯紅潤,冒著熱氣。 ­ “這份晚餐名叫‘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兩位慢用。”服務小姐介紹完退了下去。 ­ 包房裏靜悄悄的,兩個人相對而坐,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 “篤篤篤!”輕輕一陣敲門聲,服務小姐走了近來,托盤裏托著一枝鮮豔的紅玫瑰:“先生,還記得您第一次給這位女士送花的情景嗎?現在一切都結束了,夫妻不成就當朋友,朋友要好聚好散,最後為女士送朵玫瑰吧。” ­ 她渾身一抖,眼前又浮現出了10年前他給她送花的情景,那時,他們剛剛來到這座舉目無親的省城,什麼都沒有,一切從零開始。白天,他們四處找工作,努力拼搏;晚上, 為了增加收入,她去晚市出小攤,他去給人家刷盤子。很晚很晚,他們才一起回到租住在地下室裏那不足10平米的小屋。日子很苦,可他們卻很幸福。 到省城的第一個情人節 那天,他為自己買了第一朵紅玫瑰,她幸福得流下了眼淚。10年了,一切都好起來了,可兩個人卻走向了分離。她想著想著,淚水盈滿了雙眼,她擺了擺手說:“不用了。” ­ 他也想起了過去的10年,他這才記起,自己已經有五六年沒有給她買過一枝玫瑰了。他擺了擺手:“不,要買。” ­ 服務小姐卻拿起了玫瑰,“刷刷”兩下撕成了兩半,分別扔進了兩個人的飲料杯裏,玫瑰竟然溶解在了飲料裏。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Homework ~ 功课

My homework was reasonably, gently and sensitively shredded by the teacher today. I am totally comfortable with it because well, even if she decides to let me go with that, I would personally shredded it up too. And most probabl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ourses | Leave a comment

First one ~ 第一个

First day of the year. My first post of the year. I know I had been lagging in my posts for a long time as I had found another creative outlet. However, the thought of shutting down my blog jus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scribblings/随手感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