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录音

Fate ~ 命运

Once, I had written an amateur script that has the following storyline: the female lead was rushing back to her office on a rainy day when the heels of her stilettos broke and she fell. At this moment, the shinin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录音, 《舞台》, 卖弄风雅 | Leave a comment

广播剧之旅:在剪接瓶颈的背后

四月十一日(星期六) 我终于走出来了。走出自己的瓶颈,放下自己的不安,摔开自己的自卑。丑媳妇终究是得见人的。 《舞台之瘕疵》第一至三场终于“见”过了各位参与录音的“家翁”与“家婆”们了。其实老早就把这系列的后期制作都做完了,但是心里的那把声音却告诉自己:做完了并不代表做好了。系列中似乎还是少了什么说不清楚的灵魂。走过了那段把闲暇时间都投资在一听再听的日子。走过沉迷于把那神秘的灵魂抓住,就为了任性地想剥夺它的自由把它关进我的成品中。自己不满意所以不愿意显出来让组员听。 最沮丧的时候,我甚至想把制作好的系列当核废料删去了从新出发,再制作一次。就好比一个孩子把自己堆积得好高好高的积木给推倒,再堆一个更高、更壮观的积木高塔。终究还是不舍得。这么多天熬夜的付出,我怎么舍得呢? 所以我选择把它“打入冷宫”,放在硬盘里让它继续“慢火”炖着,自生自灭,不去听它也不想让别人去听。用各种各样的方法麻醉自己。上网跟朋友聊天。找朋友出去吃饭喝茶。写脚本。去烦前辈,问他是否知道什么了不起的办法能让自己的无聊烦恼神奇地消失,好让我快快走出瓶颈。什么都好,就是不去听那系列的广播剧。因为它们都没有灵魂。因为它们都好丑。都不好听。都是次等货。或许更残忍一点:它们连上榜的机会都没有。 都是那剪接坏了大事。我又继续往牛角的尖处爬去。 有一天,我在工作附近见到两位男童强行地想把一只小猫关进垃圾槽里。无聊的我走上去阻止了。平息事情后,却不禁要内疚。我凭什么去阻止那两位孩子?我不也是要强行地将“灵魂”强行地关进我的剪接“垃圾槽”里吗?垃圾槽里的垃圾天天被工作人员清除,所以垃圾不会堆积如山。我的剪接却被我封锁在硬盘中,没有机会清除。如果那些剪接能说话,它们会不会抱怨我不让它们有个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的机会呢?终于考虑搞个试听会,却遇到麻烦的人际关系。 一种米养百种人。自己的乐趣未必是别人的乐趣。自己的坚持是别人眼中的傻气。自己的吹毛求疵是别人的无聊。自己或许没有炫耀的意图,但是别人可能觉得你炫示。杂七杂八。胡思乱想。最终暗暗在我心中将试听会的计划拉倒。 以我这种德性在世上能忍受我的人很少,所以我朋友也不多。有位朋友最爱对我说:“一切是最好的安排。”真的。一切是最好的安排。旁人提起。试听会进行。好坏都能接受。冷言冷语,就当凉风由它去。建设性的提议,好好珍惜。真的,没有必要想那么多。 终于明白:自己真的想太多,动太少。任性将自己肥胖的身躯往狭窄的牛角尖挤。爬出牛角尖才发现:原来草那么绿。风那么凉。太阳这么可爱。天空那么单纯。我为什么要这么委屈自己呢? 无聊。 瓶颈的背后就是无聊的自卑。

Posted in 录音, 《舞台》, 卖弄风雅 | Leave a comment

横祸

一大清早就收到一则SMS。一看心就想:这下好了。。。还丢棵手留弹过来! 一则把想高调的人贬下来的SMS。 一则让想低调的人低不了调的SMS。 一则把接下来故事的发展方向给搓开的SMS。 一则让焦点转移到不需要再加以突写的故事细节上的SMS。 啊。。。朋友,一切从简不就是了吗?老老实实地问该问的东西,不需要插手的就安安静静得就好了嘛!

Posted in 录音, 卖弄风雅 | Leave a comment

《舞台》

《舞台》是我的舞台,是我发泄自己的脑袋里胡思乱想而来的一系列故事。很庆幸自己有一帮同伴们让我把故事发展成为有一定可听性(我就是要厚颜无耻地这么说!它们是有一定可听性的!)的广播小品。 有些故事是为了让自己开心而写的,要提醒自己:人生可以很美好,就看自己的观点与处事角度。 有些故事是在日常生活中,我很想表达,却很窝囊说不出口的意见。 有些故事是发生在朋友身上,结果被我“改头换面”,加油添醋地写、录制并且制作而在此发表的。(注:在我身边出现的人,你们就有这多一层的危险!) 花了那么多时间。废寝忘食(好好好!!就只废寝!没忘食!)。 不为什么,就为博自己一乐,博君一笑。 为了开心。 感谢一群纵容我任性的同伴。

Posted in 录音, 《舞台》, 卖弄风雅 | Leave a comment

心声

手上是有很多资源好发挥。但不知道怎么了,我就是提不起这个尽儿。 总是觉得,多做是一种枉然。或许,是我现在就放弃。 剪不出脑子里想象的声音与效果。 剪出来了,也没有人会给予多余的评论或见解共参考进步。 做了,也不会有多少的评论,只有冷漠的不在乎。 反正做或不做,他们也不在乎。 那请问:我还做来干嘛? 为了自己吗? 为了自己,我却投入不了,也做不出自己心里想要的。 郁闷。烦恼。 闷。 闷。 闷。

Posted in 录音, 卖弄风雅 | 2 Comments

Discrepancy ~ 出入

When everyone is sober, I alone, remains drunk. Honestly, I am not being willful or irritatingly persistent on purpose. But I do not have much time for me to continue to be so willful either. Really. Because, one would wak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录音 | Leave a comment

《舞台》之《祸后》

这是我我们的制作。请欣赏。 Powered by Podbean.com

Posted in 录音, 《舞台》, 卖弄风雅 | Leave a comment

The memory is working… somehow ~ 那记忆力似乎仍然还在操作中。。。

Late night. Quiet. Good for sound editing. I needed a particular piece of music from this particular CD I clearly remembered having since it used to be one of my favourite CD. Searched my CD drawer. Not there. Searched m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录音, sights | 2 Comments

原本《舞台》

有人投诉:我的博客产量似乎每况愈下。就是在搞这些个。。。玩得有点走火入魔了。。。真的很好玩。。。可惜在不久的将来,就没得好玩了。或许,我也因为一些外在因素而将自己骗倒,觉得它不再好玩的。。。说不定。 第一次写脚本与做剪接。老实说,尽管这个没什么“看头”,但是它却在我心中占据了一个很特别的位置。。。除了是第一次的制作,也是因为前半段的剪接不是计划中的,而是误打误撞,听了同学们的作品而剪下去的。录音效果不好,语音不佳,感情全无,但是它就是特别。最简单的快乐。 Powered by Podbean.com

Posted in 录音, 《舞台》, 卖弄风雅 | Leave a comment

zh-,sh-,ch-,r

这几天都有在家中自己做了录音。不录音还好,一录下来才发现:自己的咬字真的糟透了。 我发现我的: 翘舌音是完全不存在的 翘舌与平舌有最经典的模糊不清的问题 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以下是我自录的两个以 zh-, sh-,ch- zh-,sh-,r 为主的录音。一听就明白我指的是什么了。

Posted in 录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