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Essay clippings/剪报

essays i read and found interesting.

Politicians take a pay cut—poor things

Singapore politics Falling on their wallets Politicians take a pay cut—poor things Jan 7th 2012 | SINGAPORE | Clean hand IT IS a proud boast of Singapore that this very small but immensely wealthy city-state is the least corrupt an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Season of goodwill

e-Central Sunday January 9, 2011 Season of goodwill MIND MATTER By RAJA ZARITH IDRIS If Christmas is the celebration of the birth of Isa (Jesus), a prophet respected and revered in Islam, is it so wrong to wish a blesse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犬子的微笑

犬子的微笑 (2011-02-07) ● 六六(作者为作家、《蜗居》编剧,来自中国安徽,1999年来新) 四合院 以蔡美儿家世的荣耀(她父亲毕业于麻省理工,她毕业 于哈佛法学院)和她的骄傲,她一定不能容忍女儿进入除茱莉亚音乐学院以外的学校。但我不晓得蔡美儿是否知道,茱莉亚音乐学院的练琴房,窗户是封闭的,原因 是尽量减低该校学生高自杀率…… 最近有位华裔母亲热门登上华尔街日报,她的“中国式妈妈”教育法引起世界范围内对教育的探讨,她还出了 一本书,名字叫做《虎妈的战歌》。我在网络上搜索了一下,主旨是说:严格到几近苛刻的教育,是保证孩子成功的一半。孩子在小时候是不懂得选择的,一切行为 应由家长为其负责。 蔡美儿有十大家规,包括:1、不准夜不归宿;2、不准参加学校的小组娱乐活动;3、不准参加校园演出;4、不准抱怨 没有参加校园演出;5、不准看电视或玩电子游戏;6、不准擅自选择课外活动;7、不准有科目低于A;8、除了体育与戏剧外,其他科目不准拿不到第一;9、 不准练习钢琴及小提琴以外的乐器;10、不准不练习钢琴及小提琴。 蔡美儿的大女儿是学钢琴的,今年18岁,到了进大学的年纪。以蔡美儿 家世的荣耀(她父亲毕业于麻省理工,她毕业于哈佛法学院)和她的骄傲,她一定不能容忍女儿进入除茱莉亚音乐学院(The Juilliard School)以外的学校。但我不晓得蔡美儿是否知道,茱莉亚音乐学院的练琴房,窗户是封闭的,原因是尽量减低该校学生高自杀率。 我的 这个信息来源于我的一个韩国学生家长。她当年以韩国小提琴大赛第一名的卓越成绩,被国家奖学金送到茱莉亚音乐学院深造。在此之前,她前景一片美好,每个人 都恭贺她是“未来的柏林爱乐乐团或维也纳爱乐乐团的首席小提琴师”。 等她进了茱莉亚音乐学院以后,才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因为能够进入 这所学校的学生,不仅仅是优秀,简直是疯狂。当她以每天15小时练琴的残酷折磨自己的时候,发现还有人每天练18小时;更悲伤的是,她还发现有人不需要练 琴,就能在看一眼琴谱以后,默诵着拉出来。 她本科毕业以后,都拿不到一个面试机会,接着上硕士,再接着上博士。在博士毕业后,她结婚生 子了,从此再未拿过小提琴。她作为音乐教育博士,甚至不愿意教自己的孩子拉琴,原因是忍受不了音乐的噪音。 什么叫成功?什么叫卓越?郎 朗、李云迪这样的,算优秀的音乐家吗?我敢打赌在未来的音乐史上,他们的名字永远不会超过莫扎特、贝多芬或者李斯特。 这位母亲,你对功成名就的定义是什么?要怎样苛刻地训练孩子,才能让她们为了不辱家门而活着? 家长和老师的责任是什么?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 问题。我们是教给孩子们现有知识,还是教他们探求知识的方法,保持他们学习的热情,让他们自己去探索未知世界?我相信,牛顿、达尔文、莎士比亚、达芬奇能 有如此的成就,肯定不是为了满足母亲的虚荣心而获得的。而我更相信,这个世界上,能够成为领袖并篆刻进历史簿的人,占不到人类总数的百分之零点一。绝大多 数人,不过是平凡人。 做一个平凡人,是一件很丢脸的事吗? 如果他身心健康,性格开朗,禀性善良,有健康的爱好,有妻 儿老小,我觉得,这就是成功的人生了。 最近李资政的一句话,深得我心。他说,孙子若非从政料子,徒丢李家脸。这句话是典型的华族家长表 达爱意的方法,言下之意是:孩子,你喜欢什么,你就去做吧,不必背负家族的厚望。你的人生,你做主。 我大大方方承认:我对孩子的要求很 低。我从不要求他背负我的期望,完成我未尽的事业。因为我的理想,我自己已经实现了。我的人生,每一天都是我选择的。在不经意间,因为喜欢,我坚持着,坚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香港“金牌监制”邓特希:剧本不要侮辱观众智慧

香港“金牌监制”邓特希:剧本不要侮辱观众智慧 洪铭铧 (2010-11-23) 以港剧《壹号皇庭》系列和《妙手仁心》闻名而被称“金牌监制”的邓特希说,故事不要侮辱观众智慧,先考虑它是否合情合理,才在戏剧性上加工。 50岁的邓特希是在新电信mio电视安排下接受本报专访。记者向他反映,本地剧近期经常引来观众恶评,不知他本身写故事有何秘诀,对此 他说:“我个人的想法是,故事不要侮辱观众智慧,也不要忽略细节,不要想当然,大前提是它是否符合情理,然后才去考虑其戏剧性和娱乐效果。 邓特希出身无线,上世纪90年代炮制出《壹号》系列和《妙手》等剧,特色明显,包括以纯音乐代替主题曲,多在酒吧取景,中产角色的谈吐 内容,对白精警等,都甚具时代感。他也经常监制自己的编写故事的剧集。 《壹号》一共拍了五部100多集,是无线史上最长的系列剧。《妙手》是他在无线的最后一部作品,堪称成功谢幕,由于它很成功,所以无线 过后把它发展成三个系列。邓特希也如伯乐一般,捧出一大批后来当上阿哥阿姐的优秀演员,如欧阳震华、陶大宇、吴启华、林保怡、宣萱、蔡少芬、陈慧珊等。 新电信mio电视推出的《法网群英》和《上海滩之侠医传奇》,是邓特希离开无线后监制的两部剧。两剧不约而同都有吴启华与苏永康演出。 《法网》的阵容还有陈秀雯和陈启泰,《上海》则有蔡少芬、王杰和钟欣桐。 逐一谈和各演员的合作经验 请邓特希逐一谈和各个演员的合作经验,首先从吴启华开始。吴启华几年前因被媒体爆出他在中国召妓,人气大受影响,至今未 恢复先前的受欢迎度。邓特希说,他和吴启华是朋友,他知道吴启华在中国召妓事件是误会,他并没这么做,也觉得传闻对他有影响。吴启华现在的状况是因为他个 人野心不大,加上婚后有女儿,更重视家庭生活,而对剧本严挑慎选。 至于苏永康在台湾服摇头丸而被勒令强制戒毒事件,的确对他有所打击,但苏永康后来已改变生活方式,最近更与死党组成 “The Big Four”巡回演唱,重新受到观众欢迎。邓特希说,相对于吴启华较适合演绎冷静、理智的角色,苏永康的戏路更宽些,可以尝试轻松戏剧,走亲切路线。 陈秀雯在邓特希的剧中演过律师,后来她转型演坚强师奶,大受欢迎。邓特希笑说,他选角没有考虑转型不转型的问题,只要觉 得适合就可以。他说陈秀雯与吴启华有个共同点,就是演戏特别投入,听他们念对白,他有时会入戏到忘了喊“cut”。 谈到《法网》另一律师陈启泰,他虽然长期主持,但演戏水准让邓特希觉得“意外”之好,尤其陈启泰能冷面演出轻松戏,也颇 适合知性的角色。 蔡少芬回无线后再受瞩目。邓特希说她以前演医生时非常努力,专业用语背到纯熟,相信以她的实力,有望上到最顶,不过要看 能不能遇上好的剧本。 钟欣桐客串演出《上海》,邓特希说她也是态度认真的演员,但欲照案过后要重新出发,不能只靠她自己,也要看能否在大环境 找到好机会。 当邓特希听到《上海滩之侠医传奇》要在本地播出时,惊讶地问:“真的吗?”原来这部剧他在6年前已制作完成,发行公司一直拖延发行,却 没给理由。《上海》能重见天日,邓特希相当意外,不过他强调,发行拖延绝非因为作品质素不佳。 与新搭档合作《侠骨仁心》,效果不理想 邓特希承认有偏爱的班底,如吴启华、苏永康、吕颂贤等,原因是大家互相了解,能做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他提起当年与报业传讯合作的失败之 作《侠骨仁心》,虽然有梁朝伟、钟镇涛、关咏荷、冯德伦等新搭档合作,但出来的效果却不理想。 他说:“电视工作比电影紧逼,一开拍就没时间沟通或研究细节了。” 问他几部剧捧红一代阿哥阿姐,看到有时演员不自爱或不幸闹出负面新闻,前途尽毁,他心里有什么滋味,他很谦虚地说:“我倒觉得是我幸 运,说不定是人包戏,是演员帮到我呢!” 《联合早报》 (编辑:徐培木)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吹捧

这是一篇转载自《早报》的文章。身边就常有这种人的出现。 吹捧 (2010-11-20) ● 自力 心里话 平常人活在尘世,相互之间交际应酬有一定的客套;彼此拍拍肩膀恭奉几句,有时确是生存共处的必要。我不把那叫做吹 捧。 我讲的吹捧是:张嘴的自个儿暗起鸡皮疙瘩,周围的旁听者觉得恶心想吐,倾听的对象却陶醉得忘了自己姓啥。 什么样 的人需要这样的吹捧呢? 一个正派,踏实,真诚,谦逊的人,是不需要这种吹捧的。这样的人需要和珍惜的,反而是他人恳切认真严厉的异议、 批评及反对,以求克服难免的错误与偏差,突破自身的片面与局限,思索和探究更多的可能。有时连非善意的诋毁攻击,也能有一定的提醒告诫之积极作用。 这样的人中,不幸常有挨欺遭压,身处逆境者。他们需要的不是吹捧,亦非偏袒;而是公正的支持,深挚的鼓励。 需要我讲的这种吹捧的,我想是某些把名声地位权势看得高于一切、大于一切、重于一切的人物。他们之中好像还可略分几类。 有些心知自己是老几,却横下心来把脸打肿。这种胖子脸除了自己得死充硬充,当然还需要靠别人火热捧场,使劲吹气。你酸的甜的半句“哇,真了不起!”他/她嘴上“哪里,哪里!”(相信也不会把你 的话当真),心里可感激你够意思,懂门道,认你为胖子游戏的伙伴哥儿们。 有的恐怕已经嗜捧上瘾,自己的“聪明本事、成就影响”之虚实真假已经朦胧恍惚,不用再扪心了。胖子脸的打跟吹,已从半遮面的辛劳变成了赤裸裸的享受。在妩言媚语的麻醉迷幻中,但见他/她精神特别抖擞,容光格外灿烂, 笑声越加轰亮,还通常禁不住自我锦上添花一番,直到脸皮都要爆裂为止。 对了,还有这样的人。他们由衷就确信自己的天赋、才能,乃至野心、手段等等都是无与伦比的。认为名声地位权势这些东西都只是自己愿意不愿意要而已。但觉得不自我肯定和接受仰慕,就对不起自己,也辜负了众人。你也许半礼貌半自谦地一句“真得向您学习!”他/她会认真看你一眼,心想“哦,这个人还有点见识和眼光”。如果进一步认为你用得着,靠得住,说不好还会赐你一个效劳和表现的机会呢。 我想的不一定对。读者们应该有不同的想法。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He Just Wants To Say “Hi!”

He Just Wants To Say “Hi!” Aggression or appropriate response to rudeness? Far too many dogs suffer because handlers & trainers don’t know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two. By Suzanne Clothier Sitting quietly on the mall bench beside my husban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收藏:王杰

前两天在《早报》副刊看到这篇,觉得写得温和却有力。收藏。 王杰 蔡澜(香港—>新加坡,早报, 2010年10月18日) 娱乐版上,又看到王杰的新闻,说他三年后退出,剃个大光头去欧洲骑电单车流浪,亦说到有人想阻止他复出。 不知是什么道理,每回看王杰的消息,他总是一肚子的怨言。近来看他的访问,也大诉母亲嗜酒好赌,前妻又骗光他的财产,对父亲的评价亦不是很高。 想起王杰八九岁时,常来我家玩和吃东西,很少看到他的笑容,非常有个性,样子可爱到极点,我非常喜欢这个小朋友的。 多年不见,乐坛上出现了一颗新星,以反叛和忧郁扮相见称,歌唱时像撕出心肺,吸引了不少歌迷,后来才知道是王杰。 和王杰的父母,交往较深,当年在邵氏宿舍里一块吃饭聊天,偶尔,也和王太太打打台湾牌,赌注不大。 父亲王侠是我交情最深的演员之一,本名王振钊,西安人,随父到台湾,空军官校肄业,早年演话剧,后来报考丁伯駪的亚洲公司,开始拍台语片,好在当年是配音的,那么多年来,王侠的台语还是不灵光。 台湾电影进入了国语片年代,导演潘垒提拔 王侠在《金色年代》担任要角,潘垒到了香港,也把他一块带来,签约邵氏当基本演员。流行拍OO七式的电影,王侠被女主角引诱上床时,导演要学足西片,叫他在胸上黐上假毛。当年化妆术不佳,像两团胸罩,想起此事,王侠也笑了起来。 回台湾后,王太太在家乡的娘家,留下的地皮值钱,生活过得富裕,听了也安心。但在香港又与王侠重逢时,发现他的经济情况并不如传闻中那么好,刚巧在监制一部叫《不夜天》的戏,我请他拍了一角,片酬并不是很多,王侠说够了,儿子爱音乐,有钱替他买一个电吉他就是。 不知王杰记不记得此事?记住他人的好事,忘记他们的缺点,也许,怨言就没那么多了。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Essay: Do you still recognise me? ~ 收藏:还认得我吗?

Do you still recognise me? (2010-09-27) ● He Meng ZaoBao To be a  Good teacher A young man put his head through the door and said, “Principal, do you still recognize me?” Stunned, I looked at that skinny face, so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A Warning to myself: American Dream Is Elusive for New Generation

American Dream Is Elusive for New Generation By LOUIS UCHITELLE Published: July 6, 2010 The New York Times GRAFTON, Mass. — After breakfast, his parents left for their jobs, and Scott Nicholson, alone in the house in this comfortable suburb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分享:南瓜变马车

南瓜变马车 (2010-07-14) ● 尤今 闲云舒卷 华文,是一个美丽的大宝库,容纳了无数璀璨的珠宝。 遗憾的是,莘莘学子当中,有许多却不得其门而入。 徘徊在门外,原因很多。 有者找不到宝库的钥匙,久而久之,便失了信心,没了兴趣。 有者心存畏惧,不知道宝库里藏了些什么,踌躇着不敢进去。 有者根本不知道那是一个宝库,不了解,却又冷漠地排斥。 说说一桩童年趣事。 那时,肚子长了蛔虫,面黄肌瘦。母亲买来草药,熬成比夜还要黑、比黄连还要苦的药汤,逼我喝。当药汤流过味蕾时,我的头发像刺猬一样,全都“嗖嗖嗖”地竖得直直直直的。那种感觉,太可怕、太难忘了,所以,当母亲第二次捧来药汤时,我脸色发青地抗拒,眼泪汪汪地逃走。我宁可让蛔虫在肚里乱钻乱窜,也不肯让药汤入口。母亲初而婉言相劝、继而厉声斥骂,甚至扬起手来,恫言要打,我却倔强地摆出一副“威武不能屈”的模样,把嘴抿得死紧。 一日,母亲忽然给我买来了一小包五彩缤纷的“糖果”,宝塔形的,玲珑美丽,十分可口,我一颗接一颗地吃,不一会儿,便吃光了。结果呢,这种“金玉其外而内无败絮”的“驱虫剂”,使蛔虫集体从我体内迁徙到体外了。 部分学子害怕华文、排斥华文、仇视华文、漠视华文的心态,实际上也可以说是另一种形式的“蛔虫”;教育工作者在进行语文教育前,必须先把这种“精神的蛔虫”狼狼歼灭。 内容健康而主题明确的漫画,就是很好的“驱虫药”之一。 它甜、它可口、它可爱,易于被莘莘学子接受;与此同时,那些原本就喜欢文字的学生,也能以一种全然放松的心态来享受另一种形式的阅读。 感谢培生教育出版社,为我出版了一套四本漫画(《那一株盛放的兰花》、《那个染金发的男孩》、《爱恨交缠的淤痕》、《受伤的岩穴》),让我的小说能以另一种绝顶美丽而又截然不同的方式展现给读者。 多年以来从事文艺创作,我都刻意将文字扎根于生活的泥土里。一直坚信,取材现实的作品,较易触动人心。每每当文字酝酿成熟,破土而出时,就好像心田里长出了一个个色泽金黄的大南瓜,丰盈、肥硕、绚烂、美丽。 这种美丽,是静态的、平面的。 然而,当一行行的文字化成了一幅幅的漫画,就宛如泽润的南瓜变成了飞驰的马车,给人的感觉,是动态的、立体的,它能带着读者“一鼓作气”地飞翔,酣畅淋漓、痛快绝顶。 方块字,就像用山泉冲泡成的中国茶,每一片茶叶,都是清风朝露和旭阳月色凝集而成的精华,它清香绕鼻、甘味缠舌;它气韵生动,余韵不绝,喝茶一旦上瘾,终生受惠。 漫画呢,却像冰淇淋,多种不同的甜味,在味蕾上堆砌成盛放的百花,非常刺激,非常享受。然而,就像人生不可能一味甜到底一样,我们的味蕾,不可能一生一世滞留在甜味上。 中国茶隽永甘香,遗憾的是,它也带着些许孩子可能不易接受的涩味。那么,先让孩子尽情品尝略带茶味的冰淇淋吧,等他们习惯而且喜欢了渗在大冷大甜里那丝丝缕缕若有若无的茶味后,再正式教他们品茗之道,让他们一生一世醉倒在那让人回味无穷的中国茶里…… 注:《尤今漫画系列》新书发布会将于7月17 日下午3时半假纪伊国书店(乌节路)举行。 笔心 当一行行的文字化成了一幅幅的漫画,就宛如泽润的南瓜变成了飞驰的马车,给人的感觉是动态的,立体的。 ——尤今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