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Essay clippings/剪报

essays i read and found interesting.

Murmurs of dissent from within

by seah chiang nee Voices speak up in increasing numbers and volume in a more relaxed political era after Lee. FOR 10 years, one of a handful of civil servants who helped Lee Kuan Yew build today’s Singapore had bee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分享:一包饭

李邪 恶女论 剧场恶女,过气DJ,身患末期镜头恐惧症。 我住的地方,因为是老区,除了风情万种,还会遇见一个印度老汉。他衣衫破烂,肮肮脏脏,已经在神游状态,一直傻笑。我经过他,他好像在叫我要什么,可是呢喃太小声,我也不肯定。然后,另外一个壮丁经过他。我看见壮丁很懊恼,不断打发他走。 约一个星期后,我去遛狗,又见到他盘坐在组屋楼下五金店门口边。一样的神游,一样的傻笑,一样的流浪相。反正我要去买晚餐,突然就萌起,哎,也给你买一份吧。回来时,他却不见了,问五金店的老板娘,她却很紧张,反问我,你给他买吃的啊?哎呀,千万不要啊!她很焦虑嘱咐,不行啊,不能啊,否则他会一直缠着你的,这个人是酒鬼,喝了酒就失心疯,会乱来的,记得不要啊! 我正在想,多出来的这包饭,可以给谁?(其实也不难,我们那里,餐风露宿的流浪老人也不少。是的,不要怀疑,不要给我烂数据,因为,新加坡是有有有穷人的。) 这时,五金店的老板娘身边,站着一个印度老妇和一个弱智女孩。她说,这是那个酒鬼的老婆和女儿,不如你给他们好了。我很高兴,就给了。她们却似乎不太明白缘由,也傻傻看着我。 五金店老板娘跟着解释,她们才感激收下。我看了那个弱智女儿多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竟有点担忧。也许是社会新闻看多了,也许是女性课题做多了,也许是老板娘那句“他喝多了就失心疯”,如果,如果,她因为弱智,无法自保对抗,那到底谁能保护她呢? 离开时,我一直回头望,一直担忧着。本来,不就是多买一包饭的举手之劳,竟变成纠结的不简单。于是,我想,好吧,那在最无力的情况下,试试发愿吧。。。您不要笑,呵呵,笑个屁啊,不然当下要怎么样?于是,集中念力,发愿她们安好。 哦,我叫你不要笑,写到这里,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有点好笑,哈哈。诶,可是,谁知道呢? 本来,那包饭是买给他滴,结果,冥冥中的强大盘转,误打误撞,阴差阳错,却给了也许,反而,此刻最需要这包饭的她们。 不要低估,冥冥中的正面力量啊啊啊。我开始有点明白因缘这两个字了。有因,只是起头,还要有缘。缘,成熟了,该发生的,自然会完成,甚至和你计划的不同。 下次,但愿,还有下次。下次,如果是你,你会做什么呢? 但愿,还有下次。 剪自:i周刊,No.847, 95页,2014年1月 23日。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转发:Emma

2014年01月12日 劉若英: Emma 曾幾何時,在醫院,在公園,推着老人輪椅的是一個個膚色黝黑的女子?曾幾何時,學校門口,接送上下學的不是爸爸媽媽,而是小朋友口中的瑪利亞,或者Auntie Lisa? 我的家裏,因為長輩年齡都大,我的工作也使得我無法就近照顧他們,請外籍看護是唯一可行的方式。 多年前來家裏的第一個菲律賓看護是為了祖父。當時祖父已經快九十歲,意識與身體都不行了。剛開始家裏要住個完全不認識的外人,其實非常不習慣,也想不通祖父的湖南話跟菲律賓英文怎麼溝通。沒想到,後來祖父只聽得懂看護的語言,他們的溝通比我們順暢。人的密切相處本身就是最精確的語言。 祖父走了以後,原本完全看不出年紀,身體硬朗的祖母,也因為失去一輩子的伴侶,急速邁向銀髮族的狀態。過去天天要出去散步,但現在腿沒力了,精於作畫的手開始彎曲。於是,我們替她也申請了一個名叫Emma的印尼看護。 一開始,的確像是打仗一樣。印尼人連英文都不懂,祖母的英文根本派不上用場。仲介說,看護都是專業訓練過的,但Emma連作飯打掃都不會,吸塵器,電飯鍋等等,都需要姐姐一樣一樣的教。聽說來了幾天,就偷偷在房間哭了,姐姐問她怎麼了?她說「手痛」。 我總覺得那淚水不是因為身體的疼痛,而是陌生的環境與更多離家後的鄉愁。 終於,兵荒馬亂、雞同鴨講、手忙腳亂的三階段都過去了,迎接來安逸祥和的歲月。三年來,Emma沒有請過一天假,甚至星期天,她都說她也沒有地方去,就不出去了。她總是很愛捂着嘴笑,可能她覺得自己的大白牙襯上瘦弱深色的臉龐顯得誇張。她不吃豬肉,每回大家去餐廳,她都只點蛋炒飯,或者炸雞肉,然後安靜的坐在祖母旁邊,將祖母盤子裏的食物一一切成小塊。祖母並不察覺自己的記性衰退,每天重複的問題不下五十次,有時親人都失去耐心時,Emma還是笑笑的重複回答「是的,門鎖了,鑰匙帶了,燈關了……」。有一陣子,祖母開始幻想我們時時刻刻在樓下等她,Emma拗不過,只能陪着祖母站在家的樓下,望着巷子口,一站就是幾個小時。 祖母後來依賴Emma,哪兒都不去了,吃Emma做的飯,如廁淨身靠Emma,最後連頭髮也讓Emma剪。 一開始,Emma就告訴我們,她只來三年。當時覺得三年還長,直到她通知一月就要離開時,我們完全不知所措。雖然也馬上申請新的看護,但是對於她的離去,還是很多的惆悵。我不止一次在廚房低聲懇求她留下,說要給她加薪,或者讓她回去探親再回來,甚至威脅她,她走了,我就完了。她總是笑笑操着她自創的國語說「要回去了,要回去了」。 祖母曾經送她一個小猴子翡翠,我曾故意吃醋說,為甚麼給她不給我?也許旁人會擔心老人家意識不清,不知節制把所有家當都給了看護,但我明白祖母為人,老人家是心疼Emma辛苦。我們這些不在身邊的晚輩,更應該心懷感恩。 Emma早早打包好行李,當年來的時候只拎了一個小包包,走的時候兩大箱。我問她全年無休,何時去逛的街?她說每天去菜場時,總是忍不住撿些便宜貨,想帶回去給兒子。這時,我才驚覺,當她全心照顧我家人的同時,她心裏還有無盡的掛念,那掛念在遙遠的家鄉。 我在想,離鄉背井的女孩,與我們萍水相逢,又朝夕相處,然後離開,可能再也不會見面,她們來時的心情是甚麼?離開時又是甚麼?是甚麼力量支撐着她們消解那無邊的寂寞,每天看着他人一家團聚,同時忍受自己親人離散的淒楚。 今天Emma終於要離開,為了轉移氣氛,我跟姐姐早早到了祖母家,先幫她偷偷把行李搬到門口,然後要Emma跟祖母道別。我說「Emma,抱抱婆婆」,祖母突然推開了她,說「她老早就把行李理好,要走了,她不回來了,她不回來了……」。祖母重複這句話,就像她平常的那接近無意識的反覆,但我知道,祖母這回言之有物,她清楚這是別離、是剝奪她生活的支柱。 Emma站在她每天開開關關的家門口,掉下了眼淚,然後重複的說「謝謝你們,謝謝婆婆……」。這是她的第二次眼淚。一次她來,一次她走。 今晚,祖母必是不安,Emma也須適應吧。半夜三點多,祖母想去洗手間時,她還會喊Emma嗎?而Emma,在家鄉安靜無事的夜中,會突然醒來應她嗎? 我想謝謝所有的Emma,不管你的膚色、你的語言、你的信仰;不管你照顧的是我們的老人家或我們的小朋友;不管你是在去市場的路上、隨侍床邊或在車站和老鄉聚會,我通通要特別感激。所有的Emma都曾經是我們的家人,也會成為我們思念的遠方親人。 劉若英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Comments Off on 转发:Emma

NYT newspaper clipping: Ducking Grief

MY STORY Ducking Grief Katherine Streeter By K. A. LEDDY Published: October 22, 2013 In the months following my daughter’s death, there were times when I left my house that I could barely breathe. My pain and grief were reflecte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NYT OPINION Is Music the Key to Success?

NYT OPINION Is Music the Key to Success? By JOANNE LIPMAN Published: October 12, 2013 CONDOLEEZZA RICE trained to be a concert pianist. Alan Greenspan, former chairman of the Federal Reserve, was a professional clarinet and saxophone player. The hedg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公主病

公主病 (2012-12-19) ● 尤今 闲云舒卷 他和她,在念大学时邂逅于话剧团而共浴爱河,相恋四年,论及婚嫁时,情海生波,男的坚决不肯走回头路。两个月后,女的联系上《爱情保卫战》的节目导播,求助。 《爱情保卫战》是天津卫视推出的一个情感心理节目,凡是在爱情上走入死胡同的情侣,都可一起上节目,畅述内心的矛盾与痛苦,通过剖白与争辩,进行深入的沟通,再由特邀的心理专家与情感顾问帮助情侣揪出“爱情的病菌”,分析、指正、辅导。 节目播出以来,备受好评,它不但帮助了无数濒临决裂的情侣破镜重圆,也让许多社会病态浮出台面。 不久前播映的这期《爱情保卫战──奇葩女》,便让我感触良深。 女的在节目里梨花带雨地问:“我犯了什么错,你竟要狠心离开我?”男的一点也不含糊,滔滔不绝地说出了“情变”的始末。 初识时,他觉得她善良活泼,然而,短短一年后,他便堕入了不快乐的深渊里。他事事迁就她,约会迟到一两个小时,他都毫无怨言,但是,他只要迟到一分钟,便 有无数的惩罚等着他承受。最叫他吃不消的是,自从恋爱以后,她便定下了不计其数的纪念日,比如说,每个月的14日都是庆祝日,包括日记情人节、传统情人 节、白色情人节、黑色情人节、玫瑰情人节、亲亲情人节、踏青情人节、银色情人节、照片情人节、葡萄酒情人节、电影情人节、拥抱情人节;此外,每个月的27 日定为恋爱纪念日、每个月的15日定为接吻纪念日。每个情人节和纪念日都得以不同的方式庆祝、送礼。她还列了许多规矩,比方说,她发短信,他必须秒回,只 要耽搁一秒,她便大发雷霆。她睡不着,他必须彻夜与她互通短信……林林总总,说之不尽。 最初,他觉得浪漫好玩,时间一久,便转为疲劳厌烦,但是,他希望她会随时间而成熟而改变,因此一再忍让。 让人慨叹的是,在男的剖白了内心的沉重后,女的不但全无觉悟之意,还振振有词地反驳:“男的宠女的,是天经地义的啊,我妈认为我就应该这样享受我的青春!” 两个月前,发生了一件事,他终于决定分手。 那天,他送她到火车站出差,两人坐在计程车上时,他接到父亲十万火急拨来的电话,说他母亲摔断了腿,要他立刻回家;然而,她却死活不肯让他下车。三天后, 她出差回来,他要她去向母亲道歉,可她冲到医院,劈面便对他母亲说:“你又不是死了,为什么要硬叫你儿子回家!”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裂了。 分手后的感觉,竟是如释重负。 专家一针见血地指出,女的患上的是“公主病”:自私、自恋、自我中心。公主病,首先是由父母惯出来的;而男友不辨是非的迁就与依顺,却是使病况加深加剧的 原因。顾问语重心长地劝她:“不要把他爱你当成伤害他的理由,更不要把他对你的宠当成欺负人的借口。女人可以任性,但不能肆意妄为;女人可以撒娇,但不能 骄横跋扈。” 依我看,这其实并不是现实生活里单一的个案,在目前经济腾飞的中国,被溺爱的独生“公主”日益增多,这些“天之娇女”共同的病征是情商特低。在爱情上如此,在处理工作与亲属的人际关系也是如此。长此以往,必成社会隐忧。 铲除公主病,必须从家庭教育做起。 Video available here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收藏:不好意思,你真的想当明星?

Excuse me, do u really wanna be a star? (2012-07-31) ● Xu Huanliang Floating on water 21st century is the time of star-searching television. In 2001, England started Pop Idol. The American Idol had a cool start in 2002.Hunan TV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收藏:自作孽

自作孽 (2012-03-08) 爱尔兰在房地产泡沫化后自食恶果。 城中眼 张曦娜 这两个国家在不长的时间里上演的经济兴衰闹剧,被形容是“人类金融史上史无前例”的疯狂怪事,叫我读得目瞪舌结,疑幻疑真。 席卷全球的美国金融风暴之后,日子仿佛未曾真正风平浪静过,动不动以数千亿,甚至数兆美元为单位的欧债危机宛如幽灵一般,阴魂不散,一下子说已经纾困,一下子又说紧张危急,时不时在你我身边晃过来又晃过去。 对于大多数和我一样的财经外行人而言,什么是“欧债”都没能完全搞清楚,一知半解下,心情却不时受那天文数字般的“欧洲主权债务”影响。时不时被提醒着:明天不会更好,因为未来充满“不确定性”。活在当下,惶恐不安仿佛已成常态。 谁说不是呢?算一算,所谓的欧债危机已进入了第四个年头。究竟这来自欧洲的庞大债务是怎么一回事?那几个曾经风光过的欧洲国家为何突然都变成穷光蛋?这背后掺杂着的是什么? 近日常和朋友分享的是一本看似游记,却是讲述欧债风暴的专著《自食恶果》。此书是我看过的较有趣好看的财经书,即便财经门外汉如我也可以读得津津有味。 不同于一般财经书,作者麦克·路易士 (Michael Lewis)的叙述手法虽纪实却诙谐,书中没有数据、图表,轻松的文字,幽默的行文,牵引着读者一边看一边发出微笑、苦笑。 路易士曾担任所罗门兄弟债券交易员,写过多本畅销书。他在书中扮演旅人的角色,游走于五个欧债关键国之间,说的却是读来荒诞不经的金融故事。路易士在旅 程中采访当地官员、金融界人士、小市民等各路人马,从中采集资料,再以其金融专业的视角看个别国家的债务危机。深入浅出说了这一轮债务大风暴的来龙去脉。 路易士笔下的希腊人靠着借贷来的钱财过着轻松懒散的日子。为了加入欧元区,以便取得低息贷款,希腊政府甚至在账目上大做手脚,以达到加入欧元区的标准。过去偶尔听说企业公司做假账,读了此书真是大开眼界,原来连政府也会做假账。 我对冰岛与爱尔兰楼起楼塌的故事特别感兴趣,而这两个国家在不长的时间里上演的经济兴衰闹剧,被形容是“人类金融史上史无前例”的疯狂怪事,叫我读得目瞪舌结,疑幻疑真。 以渔业起家的冰岛,近年来却视出海打鱼为苦差,由于看到华尔街生财有道,也对金融业充满憧憬。于是冰岛人纷纷弃“渔”就“金”,并认为自己有“天生优 势”,以“纵横全球的金融野心”向全球金融业界横冲直撞。有好几年,冰岛人“都在从事后来造成大祸的投机活动”。金融业给冰岛带来短暂的财富后,那些被形 容为“银行体系在人类史上最快速的扩张”的冰岛银行,终究将冰岛推向破产。当冰岛三大银行轰然倒闭时,冰岛老老少少每人身上背负了33万美元的亏损。 路易士告诉我们,冰岛的银行也借钱给冰岛人炒股和炒房地产。走一趟冰岛之后,他发现冰岛人的账户上有“奇奇怪怪的外汇投机”,这些投机让他们蒙受数百亿美元的损失。 爱尔兰从发迹到破落的过程也真够传奇。这个曾经被称为“欧洲最穷国家”的地方,自90年代起经济发展突飞猛进。有人形容,在“不足一代人”的十几年间,爱尔兰就风光无比的走向“欧洲最成功的国家”。 可爱尔兰的“经济奇迹”并非来自脚踏实地,而是来自不断膨胀的房地产泡沫。当爱尔兰房地产泡沫化,房价从高点暴跌后,那些放贷的银行都遭受惨不忍睹的亏损。爱尔兰政府为了拯救银行,接受了欧盟等组织的庞大欧元纾困,这意味着银行业债务已悄悄转移到爱尔兰人肩上。 我一边读,一边思索着书中某些段落:“爱尔兰的房地产热潮像是一个恶性循环的谎言,因为它已经涨了很久,所以大家都不怀疑。也因为大家都不怀疑,所以会 继续涨上去。爱尔兰房价一旦摆脱租金行情的节制之后,可就海阔天空任翱翔。”“爱尔兰的暴发户可能真的创造了一个庞氏骗局,但却是个让自己也受骗的老鼠 会……” 读着《自食恶果》,读出的是个畸形的时代,尤其畸形的是,我们大多数人都不甚了了的金融体系。我为爱尔兰人感到悲哀,“爱尔兰 人答应承担这些债务,把这当做爱尔兰人的义务。两年来,他们都在这个难以承受的重担之下努力劳动……”我还感到悲哀的是,原来一旦出现发财的机会,哪怕是 假象,人们还是绝不反顾,一头就栽了进去。这不就是老祖宗所说:人为财死……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收藏:无稽之谈

无稽之谈 (2012-03-09) 成龙(左)身边常有美女,很多故事由此而起。 ● 韩山元 大凡传言的原始版本都是平淡无味,传话的人就加盐加酱,传到最后,苍蝇就变成了大象。 开门见山 大家都知道“无稽之谈”的意思,但与“无稽之谈”意思相近的“耳食之谈”就很少人讲。耳食之谈的意思是用耳朵当嘴巴吃东西,比喻没有经过思考轻信传闻的话。 最多耳食之谈的领域毫无疑问是娱乐圈,耳食之谈在娱乐圈有另一个名词叫“八卦新闻”,之所以有那么多“八卦新闻”,首先是人类普遍有一种偷窥心理,尤其 爱偷看名人(特别是娱乐圈的明星)私底下在干什么。其次是跟这个圈子特殊的生态有很大关系,大大小小的影视明星歌星,谁不希望自己名声远播?名字不亮的希 望快快亮起来,已经很亮的希望更亮,像十五的月亮还不够,最好是比太阳更光。 另一方面,音像公司、电影机构都希望自己旗下的明星大红特红,所制作发行的音像产品能大卖特卖,所以就要千方百计,搞各种促销花招来吸引公众的眼球。 正常的事情吸引力不够大,不正常的事情最好,因为有轰动效应,如果没有这种事情,那就动脑筋编造。 好多年前,中国电影明星艺术团来新加坡访问,演技优异的潘虹也来了,在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她:“潘小姐,听说你跟丈夫离婚了,有没有这回事?”潘虹当时冷冷地说:“这个问题跟我演戏没什么关系。”后来我们知道那是传言。 另一回,有记者问一名台湾歌星:“××小姐,你结婚了吗?”她嗲声嗲气地回答:“哎哟,这个问题怪难为情的,当然还没有啦,你要不要介绍一个?”一名记 者马上说:“你的丈夫不是×××吗?”这位娇滴滴的小姐马上说:“我是说今年还没有结婚耶。”引爆现场一片笑声。其实,对那名台湾明星的话不可认真,关于 她还有很多传言绯闻,有些只能当耳食之谈。但是,不可否认的,正是由于很多这种耳食之谈,这些明星才不会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 中国是个 “盛产”传言的大国,有些传言并非空穴来风,有些则完全是耳食之谈。由于社会各个领域,尤其是政治领域的透明度不足,小道消息就大行其道。我们不时听到 “盛传”某某党政领导人的儿子利用老子的权势地位经商谋取暴利,某某官二代的子女大做无本生意赚大钱。前些时候还盛传某某高官的亲属与走私大王赖昌星有说 不清的关系。最近则有关于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种种传言,说他受王立军事件的牵连,已经辞职下台。不久前还有盛传江泽民逝世。很多传言是“事出有因,查无 实据”。 这种编造故事的风气也曾在写作圈子出现,曾经有个小有名气的中国作家写《李光耀传》,这名作家也真的是个“坐家”,他坐在家里写《李光耀传》之前没来过新 加坡,更没见过李光耀,然而他的胆子很大,想象力更是超凡,居然写李光耀小时候,母亲教他唱客家山歌。很多上了年纪的新加坡人都知道,李光耀生长在一个讲 英语和马来语的家庭,父母都不跟他讲客家话,更别说教他唱客家山歌了。这只是其中一个故事,还有好多由这名“坐家”编造的故事,让人读来笑掉牙。 大凡传言的原始版本都是平淡无味,传话的人就加盐加酱,传到最后,苍蝇就变成了大象。有些传言是有点根据的,问题在于传言者夸大其词,与事实距离越来越远。传言的传播者有一种心理:我知道的事情你不知道,你看我的消息多么灵通,这就有一种优越感和满足感。 有些传言被查明是无稽之谈,当然不可信,然而,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间的一种情绪,以及对某某明星的看法,这种情绪的存在却是真实的。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

“High wishes, low will” ~ 愿望很大意愿很小

愿望很大意愿很小 (2012-02-05) ● 吴淡如 痛快人生 这种人很难成功:愿望很大,意愿很小。不肯费力证明自己的能力,他们的梦想,一辈子只能在梦中想一想了。 餐厅应征厨房好手,来了一名女士。她拿出厨师执照,说自己很有热忱,小时候的愿望是成为名厨。说自己孩子大了,想来一展所长。她大约40岁了,这种年纪的女人,稳定度应该很高,应该很珍惜就业机会吧。第一天她在厨房工作还蛮卖力的。但厨房的内部主管说,她的动作有点慢,切红萝卜的速度像刻花一样。 但很快的,主管就发现她说的话比做的事多,妨碍别人的速度,有点伤脑筋。第二天,她就喊累,说回家累得睡不着,因为站太久了。 “我能不能不要周六周日上班?我们家周六日是家庭日。还有,我不想太晚回家。”她说。可是,餐饮业的周六和周日是战国时代,其他日子并不需要人手。厨房 主管答应了她。“那你周一到周五来好了。”第三天她就没来了。她留话:如果只是周一到周五中午,午餐时间每天只做三四个小时,工钱不多,还要搭车来,太辛 苦了。 还有个年轻人,在履历表上,填写着希望能够成为年薪百万的店长。“吃苦耐劳是我们农村子弟的特性,我很耐操。”他并不曾当过店长,很难马上用他当店长。结果他来了3天,第4天人间蒸发,店长打电话去问他理由,他说:“客人太多,太累了。”真是让人绝倒。如果客人不多,如何塑造百万年薪的店长。 这是某餐厅老板告诉我的啼笑皆非的故事。“现在有好多人相当懂得自我推销,赢得第一眼的好印象。但是说的是一回事,做的是另一回事,非常不耐用。” 这种人很难成功:愿望很大,意愿很小。不肯费力证明自己的能力,他们的梦想,一辈子只能在梦中想一想了。 (传自台北) 收藏感言:这篇文章说到我内心深处的心思。我正在努力地追求作自己很想做的事业。我愿望很大,所以拼命检讨自己的意愿。我的意愿,是大还是小呢?回到读书,在经济上本来算计是勉强足够,只要自己懂得在理财上懂得自律。 可天总是爱考一考人的耐力。入学后不久,金融风暴,我收入锐减,至今未恢复,却仍然任性地不愿意放弃学业,放弃自己的梦想。这些日子,发出去的履历表如沉大海。 我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愿望很大,可我的意愿,够吗?该如何帮助自己实现愿望呢?

Posted in Essay clippings/剪报 | Leave a comment